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思路】天桥把式(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7:11
先前的天桥,那是民间艺人讨生活的地儿。我兜售把式,您有了乐子,给点赏钱儿,两边都合适。
老北京都熟悉那个地儿,也熟悉一句话,“天桥的把式——单说不练。”
为啥呢?说白了,吊着围场观众的胃口,您才肯多赏俩钱儿。早早地使出了压轴的绝活,围观的人立马就散了。散了再聚拢来,难了。找谁收钱去?!所以,大都先可着劲儿玩嘴皮子吸引人脉人气儿,在您兴头上时,突然停下来收钱。收到了差不多的钱,捱不过去了,得,瞧好了,让您开开眼。
“天桥把式,只说不练”。这儿说的把式不单指“托举高幡”“抖空竹”的那种真把式。那些那是个真功夫,没有真功夫上不了场,也下不了台。还有什么杂耍呀,魔术呀,变戏法呀,练拳棒,卖膏药,说书,唱戏,说相声,弹三弦儿,五色杂陈,数不尽数。
天桥艺人苦啊,豁出命去,流血流汗流泪地辛苦一天,也指不定自个儿能吃上顿饱饭,更别说养家糊口了。
当然了,事儿有例外,不能一概而全。
这位说了,俺今儿就撞了好运了——遇到个傻咧咧“凯子”“大少”“活祖宗爷”。听得长耳朵的这位羡慕哪!可不是吗?甭说祖上显灵才逢上恩人的这位,周围的人都跟着沾光了。您瞧,难怪一早儿听喜鹊叫呢,咱就这么跟前儿一站,嘿!绝顶把式看得了嘞,还不耽误工夫!偷着乐吧!您的。
这位是这么个情况。前晌排开场子没多久,嘴皮子也耍了两袋烟工夫,要紧处,停了下来,脸上带着笑容,嘴里说着过年话,托着盘儿转着圈儿请打赏了。刚转到东南向那儿,“咣当”一锭银子落盘里了。这位讨赏的眼都直了,莫说他了,旁人的眼睛都直了。好嘛,忙不迭地鞠躬作揖,您大富大贵,多子多孙,仙福永享寿与天齐!钱也不收了,赶紧的,给这位爷表演吧,别藏着掖着绷着了。
哗哗哗,砰砰啪啪,干脆利落,看家本领一气儿全抖落出来。好!落得个满场喝彩。
见好就收。刚要那儿谢场子呢。绫罗绸缎,提笼架鸟的这位爷,又扔进场子里二十两。一口天津话:“嘛?介是嘛?等会儿,等会儿,爷就要紧处眨巴了一下眼,没看清楚,再给爷耍一回。不为嘛,就是想让这天子脚下京油子,莫看低了俺天津卫人儿,眨巴一下眼哪,纹银二十。”
“这位爷,您讲究!说话就跟您练起来,您老赏眼了!请好吧,二柱子,咱利利索索的,走着!”
堂堂堂……堂堂堂……一阵儿锣响,这场子又练起来。
这场子里一般至少得俩人,一个是上手练的,一个是“穿线绳”的,有点儿像说相声的“逗”“哏”儿。
过场还得有,不是不知道变通,那是多年的天桥习惯。
“雁过不留声,不知春夏秋冬;人过不留名,不知姓谁名何。在下,河北河间府人氏,青面兽杨志乃俺先祖。落魄如此,愧对先宗。
“俗话说得好,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各位老少爷们,大娘大婶姑奶奶,都是小的恩客,衣食父母。
“有劳了!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看着好了,您给俩小钱儿打赏,忘记带钱儿,您给俺叫好叫的亮堂。”
拜过四面八方衣食父母,重新又光了膀子。
“啪——”,震天价响亮。冷不防,场子里这位,人跟自个儿胸口上就是一掌,喝!这一掌打得不做假,胸口上一张血红手印儿,先红后紫。
“兄弟我,丹田一口气”,这位练家子一喊,那边那位穿线绳的立马跟腔,“兄弟我,丹田一口气”!
“运在这条胳膊上。”嘴里喊着,也不忘抬眼往围场人堆里瞅。瞅谁呢?瞅刚才丢银子的那个主,心说,这一年到头也遇不到活祖宗爷哦,一年的吃住用度,您前面丢的那二十两的一半就有富余。您这冤家还又丢下二十两,有您这么“二丫”那么“二”的么?!
你丫的,有钱就任性,好!不然的话,我场场都这么豁出命了练,练得伤了身伤了元气,就算泡在药酒缸里,也得翘辫子。
一分神,得,喊到哪儿?再来过吧。
“兄弟我,丹田一口气,运在这条胳膊上,这些石头硬邦邦的,跟铁家伙一样。但是,我数一二三,我叫它开,它就得开。”
听听,人有真本事,说话多霸气!哪像那些街头混混,只会踹个寡妇门啥的。
“咔——”手里捏着的一块胳膊粗石头,齐崭崭断成两截儿。
正跟那儿摩挲手掌根儿呢,那位爷又丢进来二十两银子来,说,刚才一不小心,又眨巴了一下眼,还是没看清楚。
得!俺的爷哦,神情复杂了。俺不是不想跟您表演赚银子,俺这天桥把式不是这么练的,早知道你紫气东来,祥云忽降,俺就多带俩道具石头了。这可咋整哦?!
精壮壮五大三粗的一条汉子,还哭上了。至于是喜极而泣,还是摊上事儿,急得哭天抹泪,只有当事者自知。那位爷眼里射过一道光来,催命符一般;边上围场子的也在起哄,快点儿,再来一把!

共 177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天桥把式》讲述了老天桥下靠卖艺为生民间艺人的艰辛和不容易,为了养家糊口为忍受着有钱人的屈辱和下玩弄。作者以娴熟的文笔将故事写的栩栩如生,让读者感到爱读,易读。推荐阅读,问好作者!【编辑:蓝心儿】宝宝口臭是什么原因
宝宝突然不爱吃饭怎么办
婴儿眼屎多是什么原因
孩子消化不好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