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符武同修 459.第四百七十九章 身份暴漏

发布时间:2019-09-26 04:08:16

符武同修 459.第四百七十九章 身份暴漏

突然出现的五人,并不是妄渡大宗本派之人,而是来自下界的传人,其修为相对较弱,但那激荡的真元也分明向众人昭示,这可是五个十斗武宗。

加上先前的三人,妄渡大宗已经有九人之多,而王辰,仍旧是自己在战斗。

“都给我上,剁碎他,出了事我负责。”裘台的暴怒毫不掩饰,对王辰的杀心也没有任何回避,在他看来,砍掉自己一条手臂,逼得自己连连后退,已是颜面尽失,作为妄渡大宗派来进入起点府的三号人物,如果一旦没了颜面,那日后又怎样号召其余弟子。

但是他这话也是刚刚喊出口,便是猛然一阵心悸,随后身躯跪在虚空中,艰难的躲过一道红浪。

“这王辰真是狠辣,招招凶狠刁钻,根本不给留任何余地,而他的真元波动也十分罕见,不像是下界人该有的真元,从那气息中,反倒让我感觉比九天虚界的武者真元还要强盛。”

围观的一些人也已经看出王辰的不凡,毕竟这么长的时间,王辰的每一次出刀,都堪称强大。

当然,他们不会明白,就连王辰自己都不了解的武道天才的身体,加之喋血刀的暴击,还有邪花的滋养,王辰现在的身躯无论是肉身还是真元,都已不在九天虚界那些成名弟子之下。

不然,他哪里有勇气,向妄渡大宗的人出手。

“星芒拳!”

“排云北掌!”

与此同时,新来的那五人也纷纷出手,没有任何的犹豫,从他们所发出的攻击来看,是十斗武宗不假,但其力量,竟然连先前妄渡大宗的三个九斗武宗都不如,不过不管怎样,这都是不弱的力量,对于王辰,也造成了影响。

裘台怒不可遏的大喊,道:“给我去死!”,他决定亲自讨回颜面。

旋即就见其身后,出现一道道的波纹,好像是有泉水涌动,流出一汪汪水,而那水流速度极慢,但却有种规则,仔细看去,水中有‘花’。

这‘花’不是花朵,而是水花,就好比一瓶酒,摇晃时会产生‘酒花’。

突然间,这些水花竟然从那水中翻滚而出,当其接触到空气之后,确切说接触到天地元气之后,为之一变,而这一变,也是让周围的人闻风丧胆。

“阎王剑?”

见到这水花一变,顿时所有人不自觉的向后靠了靠,阎王剑,乃是妄渡大宗不传之秘,非核心弟子不能学,一直被称其底蕴,轻易不肯示人,其宗下弟子,不到万不得已,也从来不会动用这一招,因为事关他们的骄傲。

但是现在,裘台居然使用了阎王剑,可见他所面临对手,这个不知姓名少年的强大实力。

而就在那水花出现之际,王辰心跳不由一快,手握喋血刀,向后退去,虽然速度不快,但却让裘台露出一丝冷笑,这一刻,他找回了自己的尊严。

阎王剑,乃妄渡大宗密地圣水所炼,据传为忘情汤,饮之忘前生,此水蕴含一种物质,可凝阎王剑,一旦伤人,骨肉不生,号称忘记前身。即便你是武侯,被剑所伤,一样不能恢复,有一种说法,这叫死剑。

从这些传闻,也昭示这一招的强大。

“你没有机会后退!”

裘台阴冷的目光,向毒狼一样盯在王辰的身上,阎王剑从水花中凝聚,即将出世。

就在王辰身后

符武同修  459.第四百七十九章 身份暴漏

,八人的攻击也已经杀到,不过这八人都是懂事之人,在阎王剑出世之际,他们又怎会抢了裘台的功劳,因此能量蓄势极大,但出击的速度放缓。

八人的攻击,封锁住王辰的后方,不给逃走的任何机会,只待裘台阎王剑出,将王辰立刻废掉。

就此时机,王辰不退反进,手握喋血刀,一刀挥出,红芒耀眼,迸射出一缕杀机,锁定阎王剑,暴掠而去。

“轰!”

就在红芒刀气落在在水花中时,只让后者产生一丝丝涟漪,对于阎王剑的凝聚,倒是产生了些许的影响,不过这点影响,显然是不够的。

王辰也是暗叹一口气,这一刀要是暴击的话,一定会将那还未凝聚成形的阎王剑打断,可是偏偏不巧,暴击是有概率的,刚才并没有暴击成功。

但这并不是王辰的全部,只见一击不成,没有任何变色,王辰左手快速捏印,单是一只手,就已经让周遭的元气开始疯狂的涌动。

下一瞬,一片无字石碑便是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随后,虚影出现,拖着古碑。

“嗡!”

当抱山碑出现之后,裘台的瞳孔骤然一缩,剩下的一只手拼命运转真元,试图将阎王剑快速凝聚出来,但毕竟他只剩下一只手,加上先前王辰一路攻击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速度上大打折扣。

琥珀色的阎王剑已经出现一半,但另一半却在没有出来的机会,王辰施展抱山碑的速度实在之快,瞬息而至,与那阎王剑轰在一起。

“波!”

强悍的冲击波瞬间激射而出,将身后的袭来的八人战技一一轰碎,不过王辰的身体也是陡然狂喷一口鲜血,这样的气浪,使得他的内脏受到一定伤害,毕竟他不是铁石心。

“哈哈哈,就算我的阎王剑没有完全出世,难道你又能伤害到我吗?”裘台的冷笑再次传出,远处的八位妄渡大宗弟子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其中一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旋即脸色一变,不顾身份的喊了出来,“这人是暴徒王辰,他是暴徒!”

抱山碑一出,王辰便将身份泄露了。

“你就是那个王辰?”

裘台早已经接到消息,不惜代价,将一个叫王辰的人废掉在府路上,没想到,现在竟是刚刚进入府路时碰上,而且这家伙,居然斩断自己一条手臂。

“新仇旧恨一起算!”裘台怒喝一声。

王辰看着少了一头手臂的家伙,微微笑道:“你还有机会么?”

旋即就看到裘台的脚下,出现一滴滴水珠,这是无形的珠子,像是露水一般,只有王辰能看的到。

“救我...”

就在这些水珠出现的刹那,传来裘台的呼救声,而在看他的身体,那双腿竟是想木头遇到的蚂蚁,瞬间被吞噬一空。

上海治疗宫颈炎费用
上海治疗宫颈炎医院
上海治疗卵巢炎方法
上海治疗卵巢炎费用
上海治疗卵巢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