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落魄修真 第八十七章 青岩与花如月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7:52

落魄修真 第八十七章 青岩与花如月

噗!噗!噗!

转眼间又是三名忍者丧命在卢明的刀下。

“你”三井没想到卢明竟对自己置之不理,不仅没有停下了,反而加快了屠杀自己部众的速度。

“白痴!”

卢明暗骂一声,身形如风。

这些忍者除了能隐身之外,其实力也不过是内家高手而已,连后天高手也算不上,又怎么能挡的住卢明的屠杀。

所以不消片刻卢明就把那二十四名忍者屠戮一空。

“告诉我你们来这里的目的,否则别怪我杀了你。”卢明用刀指着三井的喉咙説道。

“哈哈哈”三井的脸上露出了绝望。

“我的任务失败了,你以为你放过我,我就能活吗?”三井説完身体往前一挺,那刀尖立马刺透了三井的喉咙。

“你放心,会有人替我报仇的!”三井临死前嘶哑的説道。

卢明没想到这三井竟会自杀,当下暗叹了一口气,对于三井所説的报复,卢明毫不理会,自己早和樱花社结仇了,也不多这几条人命。

没有了那些忍者的暗杀,黑石寨的族人终于放开了手脚,胜利的天平又逐渐向黑石寨一方倾斜。

“哈哈,青岩看来你们青木寨这回要全军覆没了。”石尹眼见自己的族人占了绝对的上风顿时精神一震,手中的双斧挥舞的更加急速,一时之间倒把青岩逼得手忙脚乱。

呲啦!

青岩一个躲闪不及,右手臂竟被石尹的斧头划了一条长长的伤口,顿时血流如注。

“好你个矮子,竟敢伤我!”青岩气的哇哇大叫。

本来两人就功力相当,这青岩此刻受了伤,哪里还是石尹的对手,别看他此时乱喊乱叫,却一退再退眼见抵敌不住。

“藤曼缠绕!”

突然石尹被数根藤蔓紧紧束缚住。

“滚开!”

眼见青岩就要逃走,石尹何如不怒,幸好双手没被控制住,于是手中双斧一划,也不知那斧头是何种材质构成,那看似坚韧的藤蔓竟应声而断。

再看那青岩早已逃到一边,石尹不禁大怒:“花如月,你竟敢偷袭我!”

原来是花如月眼见青岩危险,这才远远释放了一招藤蔓缠绕,虽説只是稍微阻挡了一下石尹,但这已经足够青岩逃过一劫了。

“偷袭你又怎么样?”花如月咯咯一笑道:“不服的话,可以和我较量一番。”

“哼!”石尹只得怒哼一声,让他和花如月较量,那是找死。

若是真刀真枪的较量,一百个花如月也不是石尹的对手,但花如月身为巫女,又岂能没有自己的手段。

光是那些烦人的巫术就足以让石尹心生忌惮了,石尹可以肯定,若是自己和花如月较量的话,恐怕自己不等走到人家面前,自己就被玩死了。这也是巫女在某些程度上地位比寨主还要高的原因了。

“算你识相!”花如月失望的看了一眼石尹,若是刚才石尹过来的话花如月并不介意送他一程,很可惜石尹这老狐狸并没有上当。

“蓝无矶,你我两个寨子就此罢手怎么样?”花如月喊道。在那些黑衣人全部身死之后花如月就已经萌生退意了。

蓝无矶快速的打量了一下战场,虽説自己的寨子已经稳稳占据了上风,但自身的伤亡也是不xiǎo,关键是自己已经没有能力再去释放巫术了,没有了自己的制约,那花如月根本就没人能制止。

至于卢明,蓝无矶无奈的一笑,杀完那些黑衣人之后卢明就回到了蓝采儿的身边,看他那样子根本就没有再出手的打算了。

“念在同时苗人的份上,我黑石寨就饶你们一命,马上给我滚吧!”考虑再三,蓝无矶最终同意了罢战。

“这位xiǎo哥眼生得紧,怕不是黑石寨的人吧。”花如月来到卢明面前搔首弄姿的説道:“有没有兴趣和姐姐一同回去,保证不会让你后悔的!”

“荆棘满天!”

花如月猛然间大喝一声,顿时多不胜数的拳头大xiǎo有如实质的荆棘快速的朝卢明飞去。

这是花如月所能释放的攻击性最强的巫术了,而且又是这么的距离,她料定卢明一定会死在这一招之下。

果然这些荆棘全部击在卢明的身上。

“怪只怪你多管闲事,得罪我花如月的人不会有好下场的!”

“是吗?”卢明突然出现在花如月的身后,冷冷扫了一眼花如月。

“残影?”不仅是花如月看了出来,就是普通的族人也看了出来。

“跑!”

这是花如月此时唯一的念头,自己最厉害的巫术都奈何不了人家,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跑的了吗?”卢明冷冷一笑,一道神识没入花如月的脑海。

“啊!”刚跑没两步的花如月突然抱起头来大喊了一声。

“我的头好痛!你在废除我的精神力,求你手下留情”

卢明早已看出巫女靠的是自己强大的精神力通过权杖为媒介发出的巫术,虽説具体的原理卢明并不是清楚,但这并不妨碍卢明找到对付她的方法。

而神识则是对付精神力的最佳方法了。其实神识与精神力都是同一种能量,只不过精神力是最肤浅最基本的运用方法,而神识不知比精神力高出了多少个等级,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

所以卢明只用了一道神识就完完全全的破坏了花如月的精神力。

“怪只怪你自寻死路!”卢明对花如月没有半分怜悯之情,谁让你偷袭在前,没杀了你就已经很不错了。

“我的精神力没有了,我的精神力没有了”花如月喃喃自语。

“如月。”青岩突然疯了一般跑了过来。

“青岩大哥,我的精神力没有了,我是不是变丑了?我是不是变老了?”花如月突然抓住青岩问道。

“没没有”青岩强忍着被花如月抓痛的伤口説道。

只是话音未落,青岩就猛然发现花如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衰老着。

乌黑的秀发变成根根银丝,洁白细腻的皮肤渐渐被枯燥的褶皱所替代,转眼间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就变成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妇。

“我的手怎么有了皱纹?”花如月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沙哑无比。

“哈哈哈,没想到我花如月竟变成了一个丑陋无比的老妇。”説着花如月举起权杖就往头上砸去。

噗!

一声闷响,却是青岩用自己的手臂挡了下来。

“如月你别做傻事,谁説你丑了?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最漂亮的

。”

“真的?”花如月凄惨的摇了摇头:“你别骗我了,我现在功力全失,容貌尽毁,你不用再刻意的讨好我了。”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的xiǎo月妹妹。”青岩轻轻抱起以无力行走的花如月。

“还记的xiǎo时候你经常跟在我屁股后面喊我岩哥哥,哭着要我领着你去河边捉鱼”

“记得,我记得。我还记得岩哥哥领着我去捉知了,有一次我们捉了很多”

青岩就这样抱着花如月一步一步的走下了黑石峰。

每走一步,青岩的面孔就苍老一分,短短十几步路,青岩就已经老态龙钟。

青岩自废功力了。

“放他们走!”石尹对拦在两人面前的族人吼道。

此时在石尹眼中他们已经不是自己的敌人了,而是两个既可怜又可敬的老人而已。

拉萨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温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沧州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拉萨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温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