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流年】含笑的眼泪(雅品)

发布时间:2019-09-14 08:33:06
摘要:“他看世人的愚笨可笑,可是也看出他们的郑重与诚恳”,这是对老舍的幽默艺术最动人的表达。中国文坛上擅长幽默的作家不在少数且各有风格,而在看似无意的戏谑中表达出社会人生的悲悯,正是老舍所传达出来的独特感情。老舍决意在社会的怪异、人生的苦难之中打量出生活的本质,同时又抱以深切的理解和同情,让人在微笑中忍藏着苦涩。这份独特的幽默,是老舍馈赠给世人的心意。 “我生在北平,那里的人、事、风景、味道,和卖酸梅汤、杏仁茶的声音,我全熟悉。一闭眼,我的北平就完整的像一幅彩色鲜明的图画浮立在我的心中。我敢放胆地描画它,它是条清溪,我每一探手,就摸上一条活泼的鱼儿来”,北京市民生活是老舍艺术创作的天与地,正是在绚丽多彩的市民社会生活的画卷之中,老舍将他深厚的生活洞察和奇特智慧的幽默融汇,产生了耐人寻味的幽默创作,它温情而理智、它温婉而多讽、它严肃深刻、它苦难悲悯、它戏谑玩味、它质朴实际而饱含深意。
一、幽默是一种人生心态
在老舍的创作中,幽默宁可说是作家的一种人生心态,而不单是写作风格。老舍曾自叙:“我自幼是个穷人,在性格上又深受我母亲的影响———她是个愣挨饿也不肯求人、同时对别人又很义气的女人。穷,使我好骂世;刚强,使我容易以个人的感情与主张去判断别人;义气,使我对别人有点同情心。有了这点分析,就很容易明白为什么我要笑骂,而又不赶尽杀绝。我失了讽刺,而得到幽默。 据说,幽默中是有同情的。我恨坏人,可是坏人也有好处;我爱好人,而好人也有缺点。”
老舍也曾是北平市井社会里的下层旗人平民,穷苦的生活和母亲的处世,赋予了他洞达世情的理解和乐观向善的感情;京城戏剧般的风云变幻以及平民苦中作乐的自嘲自讽给生活在其中的老舍留下了深刻的心理印象;自幼接触通俗民间艺术,其中的市民性格文化和民族幽默意识在老舍的心理上产生一种倾心的化合反应;成年赴英执教,更在狄更斯“怒和恨都披上了嘲笑与戏谑的外形”的特质中寻求到了共鸣。由此面对人生的悲喜苦难,老舍也就多了一丝宽容的同情和戏谑的幽默,在充满谐趣的字里行间,渗透着对时代的真挚同情和恻隐之心。
从社会底层打量世界, 更能看到其中的黑暗与不公,体会到生活的坚辛与世态的炎凉,包括可笑与矛盾。他用严肃和理性关照检验自己和周围的生活,老北京城再传统古老的风土人情也抵挡不了新时代社会生活的浸入,在社会变迁面前,北京中下层平民百姓的命运和三教九流的心理,老舍在眼里看得真切。
他自觉地拿起幽默讽刺这支妙笔将他最熟悉的北平市井间的各色人物的精神文化现象尽情地展现出来,写其不幸,讽其弱点,怀着幽默描画批评老派市民敷衍、怯懦妥协、苟安的处世哲学和妄自尊大的优越感,以及新派市民效仿时髦的浅薄无聊。老舍在笑中体悟反映时代及个人生存,为正直善良的普通劳动者所承受的不幸的现实命运而哀戚,为穷苦人民受剥削被污辱的无奈心酸而同情,对待苦难世人的欲望、顽固、蒙昧,在微微嘲讽的幽默中隐含着一种酸涩严肃的温情正义。
二、幽默是老舍描摹人物的一只画笔
幽默的表达不是口头的戏谑,不是作者臆想捏造的矛盾可笑。它是映出人物性格命运的镜子,来源于生活生命。依附人物本身的幽默才是鲜活的,向人物的内心看去时,作者可能探看出他们的性格心理与社会生活交错的瞬间和永恒,而循着他们向外的延伸时,则有可能寻求出个人命运与时代人生的千丝万缕。老舍明白这一点,小人物病态的社会生活皆是他严肃悲悯的参照,是他含泪微笑的影子,是他幽默中诙谐俗白的依托。他以幽默为笔,以理智的洞察和温情的悲悯为脉络,传达出分明的爱憎。
《四世同堂》写大赤包巴结特高科长李空山,捞到 检查所所长的职务,她的丈夫冠晓荷为讨她欢心,自己写了两张喜报,雇两名花子到门前报喜。但他又不愿把 的字样贴在门外,琢磨半天,最后把“妓”改为“织”。喜报写成:“贵府冠夫人荣升织女检查所所长……”从对冠晓荷委婉而讽刺的幽默描写中,我们仿佛亲眼见证:虚荣无知时常教人做出肤浅无聊的举动。捞取的一官半职本见不得人,而冠晓荷为了在别人的羡慕和吹嘘之中,去挽留那虚无缥缈的高尚光荣感,不惜大肆宣扬,甚至在新潮流融入的时代还搬用花子报喜的旧套,自写喜报,雇人张贴,以求得人尽皆知,还执意将“ ”改为“织女”。冠晓荷贪慕虚荣而不知耻的背后,是无法掩饰的迂腐可笑,他的一举一动滑稽戏谑之处,都在老舍独具匠心的嘲讽之中晕染出人物的本色。
《四世同堂》中的祁老人,家里总是存放够吃三个月的粮食和咸菜。“这是因为在他的心理上,他总以为北平是天底下最可靠的大城,不管有什么灾难,到三个月必定灾消难满,而后诸事大吉。”老舍如此委婉的戳破祁老人无知,这温婉而同情的幽默甚至让人不忍对祁老人的天真加以指责。他代表了那个时代一群盲目的市民,内心充满了虚妄不实,甚至是踌躇满志、坚信不疑的幻想。可是灾难永远不会轻易的离开,因为对于不加以防御而期待灾难自行消退的人,希望终会在无实际行动的拖延中破灭的。日寇占领北平的那一刻起,这一天真幼稚的心理愿望和现实,实际上就宣告了彻底的决裂,甚至充满着可笑的矛盾。正是在这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对照映衬之中,我们看到祁老人的性格和意识成为社会人生的写照,让人在幽默中感受深刻,体会到广阔市民社会中祁老人所表现的出的狭隘。
《老张的哲学》中信奉“钱本位”哲学的老张,他名为小学校长,实际上是一个市井贪婪之徒。有次外出讨债,碰上洋牧师张罗为粥厂募捐,老张碍于面子,勉强忍痛地捐了五毛钱。他认为自己一辈子没吃过这样的苦,于是一出门,就掏出了小账本,郑重其事地在上面写上一句:“十一月九日,老张一个人的国耻纪念日。”曾经有许多嗜钱如命的守财奴在我们心理留下深刻的印象,而在老舍的笔下,他通过老张之口,只需一句荒诞不经“老张一个人的国耻纪念日”,就让我们有了如见其人的幽默趣味。老张经不住洋牧师的感化劝说而捐赠了小小的一笔钱,却自以为这是一种屈服,还妄自将它视为国耻。而这份耻辱只能由自己在心底默默叫苦悔恨,不好意思和旁人诉说。寥寥数语就让人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幽默,带有一种夸张渲染的意味,却又合乎情理,恰恰吻合了老张贪婪吝啬的味道。
《赵子曰》中的欧阳天风,是个不学无术的流氓,老舍这样写他:“欧阳天风呢,他在大学预科还不满两年呢,大概差两个学期。他抱定学而不厌、温故知新的态度,惟恐其冒昧升级而根基打的不坚固。他和赵子曰的每科学三个月的方法根本不同,可是为学问而求学的态度是有同样的可佩服的。”幽默时常能够变着花样给人一种意想不到的效果,欧阳天风在接受新知识方面困难重重,只能在学过的学问上打转。而老舍却偏不嘲笑他的一窍不通,执意另辟蹊径,在幽默的奚落中,以欲贬故褒的手法,以温婉平和的话语,表达了他的评价和否定。老舍的妙笔是洞察的眼睛,他在肤浅的表象中力求深刻,将欧阳天风的愚钝呆板化作学而不厌、温故知新的幽默,让我们感受到人物的浅薄无知仿佛跃然纸上。
老舍秉持着一视同仁的批判,在幽默的心态之中,描摹刻画着美丑善恶、爱恨悲喜、嘲讽与希望,为世人展开一幅幅人物画像,诉说着市民社会的人情世故。对于市井无赖、地痞流氓、汉奸卖国贼之流,老舍在温和含蓄的委婉言语中给予无情的嘲讽,对下层贫苦市民与小人物,他温暖正义赞美的笔墨后面,透露出笑谑是非的批判和悲愤同情的幽默。老舍寄予的民族觉悟与希望、同情与赞扬、痛恶悲愤,都在幽默中化为生动分明的人物形象,以至于我们时常能在他幽默的笔触中去感受市民社会人物那待人欣赏体悟的风情画卷。
三、幽默是至深情感深意的表达
老舍的幽默戏谑里,时代的悲剧不失其深刻,对人世的爱憎如此严肃。他传达给世人这样一种感受:“幽默是给人一些苦,之后思之又感到有甜味,有时哈哈笑,有时啼笑皆非,在苦乐之后回味起来感到有寓,给人启发和感触,这才是幽默的真。”张爱玲执意掀开生命中那扇看似温情的面纱,她说“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而老舍则怀着理性而温情的心态,给一切悲愤与同情的世事洞察,披上一袭幽默的衣裳。他不愿冷漠而直白地揭露出现实的残酷,而寻求在打趣、针砭、讽刺的人事中,表达他对社会个体价值完善的关注和追求,他的正义感和温暖的心,他的悲悯同情与理解,以及对于祖国的挚爱和热望。
(一)老舍的幽默包含着深刻的哲理以及对改变国民性的期待。
在时代的洪流之下,民众的悲苦和民族的悲剧,是否有一定要在血泪的挥洒中才能突显它的悲壮和沉重。老舍用讽刺揶揄的幽默之笑给与了他独特的回答。在社会中存在着的如此之多不合时宜的人事面前,他把自己深沉的感情蕴含于幽默背后,告诉人们,生活中充满了如此之多的诙谐幽默、荒诞可笑,同时也伴随着深厚严肃的自我批判与人文启示。
《骆驼祥子》中有这样一段描写:“每逢战争一来,最着慌的是阔人们。他们一听见风声不好,赶快就想逃命。钱使他们来得快,也跑得快。他们自己可是不会跑,因为腿脚被钱赘的太沉重。他得雇许多人做他们的腿,箱子得有人抬,老 女得有车拉。在这个时候,专卖手脚的哥儿们的手一与脚就一律贵起来。”我们从来都明白,时代的现实往往在战乱灾祸的年代才肆无忌惮的呈现出它本来的面目。老舍用他最忠实的笔触去记录,而作家的记录本身就是一种反抗。他向我们昭示了这一事实,阔人们因为被钱赘得太沉,因而有腿不能出跑求生,而穷人们呢,为生所迫,却要出卖自己的腿脚为生。富人与穷苦劳动者之间的生活差距如此之大,老舍恰恰是在深刻的人生体验中,将讽刺寄予诙谐的语言,揭示了这种当时普遍存在的充满阶级矛盾的社会现状,引起人们的关照和反思。
《二马》中老舍选择了一个全新的视角,他对照异国的文化,清楚地看到了中国古老文化的落后、沉滞和无生气以及普遍的国民性弱点。我们能够理解老舍的用意所在,试想面对欧美文化如此充满活力的面貌,一个饱含悲悯和爱意的中国人端详着自己的祖国,教他如何不为它的衰落、保守、消极、虚伪而感到可悲可笑。欧美的现代生活节奏很快,时间被视为人生值得珍视的宝贵之物。在中国市民阶层的小人物的眼界中,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的箴言似乎已经随风而逝,时间如流水般任之流走。老马先生是伦敦的第一个闲人,刮风有雾均不出门;北平的祁老太爷,为了买一件小东西长时间地讨价还价,只为换取少花几个铜板;西方人珍重时间,因而也更珍视他们随着岁月流变而尚存的精力,他们害怕成为没有用的人,而中国人却表现为未老先衰,过早的倾向安逸。老马先生早早地就蓄起了小胡子,不为修饰容貌,仅仅只为了显示自己的成熟和尊严。伊牧师60多岁的年纪,却还想写一本书,得个伦敦大学的中文教授。伊牧师的作为在老马的印象中是不可思议的,他认为老年人的权利和义务就该是享清福。老舍始终在幽默中表达了期待民族寻求自省的愿望,期待我们理性而勇敢的审视自身。每一个民族都存在着它的痼疾,忽视它遗忘它都无助于摆脱这一限制,因为只有直视现实,才能在批判和改变中成就一个更加进步的民族。
个人的遭际,是民族命运的缩影。老舍借以幽默,把对社会的剖析,从行为的荒诞深掘至心理的反省,让人们从笑中看到社会的不合理,体悟到民族迫切需要摈弃的劣根性。他从各色的幽默人物形象中窥视社会,看待人生,让世人在对病态的精神现象的戏谑揶揄中,体悟他哲理的深思以及希冀改变的人文理想。
(二)老舍的幽默浸透了悲剧命运的苦涩眼泪。
深刻的笑时常隐含着泪水,在最深切的欢乐之中,庄严之感要大于快乐的感觉。老舍把握了这笑的逻辑,他笑现实社会人生的戏谑歪曲,笑它的荒诞不经。生活有时是如此的粗暴而缺少温情,它布满了失败、不公、伪饰、苦难、无知、悲惨甚至是绝望。老舍透过着形形 的世态人情,将细腻的矛盾和苦难的解脱描画地滑稽而巧妙,以至于引人发笑的幽默中,时常深藏着人生的苦涩,饱含着悲剧的命运和人生际遇的沉重。
如《骆驼祥子》中,祥子来到新环境里,还保持着“乡下脑颊”,傻头傻脑。他在坎坷艰难的人生道路上疲于奔命,起起落落,坎坎坷坷,却一直秉持那可善良的心自食其力。与虎妞结婚的第一夜,虎妞把“怀孕”的骗局如实告诉祥子,虎妞大笑得直流眼泪,而祥子的人生却就这样在虎妞的算计中身不由己地被改变了。祥子把买车当成宗教信仰,他的希冀令人发笑,然而更令人动容是他悲惨的遭遇,残酷的社会现实把祥子的追求化为一次次的失落压抑,面对人生的种种际遇,他哭诉,“到城里来了几年, 这是他努力的结果,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他连哭都哭不出声来! 车, 车, 车是自己的饭碗。买, 丢了; 再买, 卖出去; 三起三落, 像个鬼影, 永远抓不牢, 而空受那辛苦与委屈。没了, 什么都没了, 连个老婆也没有了! ”。老舍如此深重的笔调时常印证了这样的感受,所谓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祥子内心有着美好的希望、勇气、执着,这一切曾教人感到生活生命的美好,然而最终这些美好被毁灭了,徒留祥子“堕落”遗留给世人的深重落寞和悲哀。

共 698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研究老舍创作艺术的赏析文字。文章从老舍幽默的文风入手,从老舍出身贫苦的生活环境、悲天悯人的思想情怀、洞察世事的敏锐等方面,分析其幽默笔触的生命基础,通过作者的分析解读,老舍笔下各色各样人物的形象逐渐明晰起来,写其不幸,叹其无知,老北京普通市民敷衍、苟安的处世哲学,生活在社会底层人们的苦闷、挣扎,贪婪之徒的虚荣、无耻一一在他笔下展现出鲜活的生命力,表现了老舍对病态社会革新的期待,对弱者的同情。文章条理清晰,用词准确,对老舍作品的列举分析深入透彻,字里行间可以感知作者对老舍作品有着自己独特的思想和见解。佳作,荐阅。【编辑:素心如玉】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420001 】
2 楼 文友: 2014-04-20 12:27: 9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宝宝小便黄
小孩便秘快速通便方法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小孩为啥经常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