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灵界帝尊 第一百七十四章:误会

发布时间:2019-12-05 03:33:22

灵界帝尊 第一百七十四章:误会

在叶枫与那蓝袍女子纠缠之时,那茅屋之内的叶长空等人,也是來到了外头,当看见了墨佳诗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便是连忙赶了过去,

“小诗,现在情况如何,”墨闯头一个來到了墨佳诗身旁,目光看向那边的战局,开口说道,

“不知道,”墨佳诗看着叶枫与那蓝袍女子,不断的嬉戏打闹,心中感觉到了十分不愉快,面对墨闯的提问,很是不耐烦的说道,随后更是看也懒得看叶枫,直接來到了人群的后方,一屁股坐了下來,

而看着墨佳诗如此,墨闯也是满头雾水,只好将目光投向了前方的战局之中,而当他看了许久之后,也是知道了这墨佳诗为什么要生气了,

“嘿嘿,真软,”叶枫闪过蓝袍女子的一击,而后,手掌顺势朝着她屁股拍了过去,顿时,便发出了一声有些暧昧的声响,

“小混蛋,我杀了你,”而被叶枫打到了那种部位,蓝袍女子当下也是满脸的涨红之色,嘴上虽然说得那么凶,但是却并未出全力,就连那走路的样子都开始软绵绵的了,她的确是很享受这样,

叶枫看着这蓝袍女子

,瞧着她那一副享受的样子,原本脸上的那种坏笑,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痛恶之色,

现在叶枫已经将这蓝袍女子的警惕拉到了最低,是时候改办点正事了,只见,叶枫脚步一踏,身形对着前方蓝袍女子冲撞了过去,直接将她撞到在了地面上,

“呀,”蓝袍女子突然被叶枫这般野蛮的撞倒在地面上,发出了一声极为诱人的娇喘,而与此同时,他似乎也感觉到了叶枫的态度,仿佛有点不太对劲,

而就当她刚欲起身之时,冰寒的刀刃却已经放在了她的脖子上,森冷的话语传入了耳中,

“别动,再动杀了你,”叶枫手握金阳刀,抵在了蓝袍女子的喉咙前,脸色变得十分冷漠,淡淡的说道,

蓝袍女子这下知道,是被这小子给骗了,原來之前的种种,都是叶枫为了降低她的警惕性,这才装作那般好色的样子调戏于她,

“你这小混蛋,”蓝袍女子当下脸色也是变得十分难看,望着面前的叶枫,恨不得将他掏心挖肺,想到了面前的小子,曾经摸了自己的屁股,就感觉到非常不划算,

“呵呵,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就光凭你打了小诗一巴掌,就完全不可能,”叶枫看着蓝袍女子,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

而叶枫的此番举动,让在远处的墨佳诗也是猛然醒悟,并且又十分为自己先前那不信任的做法,感觉到惭愧,她终于知道其实在叶枫心中,她一直都是很重要的,

“呵呵,”蓝袍女子突然笑了起來,与此同时,叶枫也是感觉到了,随着她的笑声,一股极强的灵压也是瞬间流露到了空气当中,

而面对这种情况,叶枫将金阳刀猛然便朝着那蓝袍女子的喉咙斩去,因为他知道,若是不先下手为强,等一会这里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亲朋好友,都会惨遭杀害,

果不其然,叶枫突然感觉到了金阳刀发出一阵颤抖,而后自己更是被一股强大的气息给震飞了出去,而随后那前方的蓝袍女子便是缓缓的站起了身子,冷笑着说起话來,这声音有些怨,仿佛來自地狱的魔音般,

“我已经决定了,一定要将你收为我的玩物,并且还要将那些你喜欢的人全部杀掉,”

叶枫的背叛,已经让蓝袍女子怒火燃烧了起來,她一直以來便是牵着别人的鼻子走,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这叫她如何能够忍受,

听着这有些刺耳的声音,叶枫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惊愕,心中也是十分担忧他家人的安危,他可以确定这女人说的话,绝对不是开玩笑,心中多少有些后悔,

这时候,王威也是赶來了此处,之前他便也是得到了叶枫在这里的消息,只不过他并沒有传送阵法,因此现在才苦逼的赶到,

“好惊人的杀气,好可怕的灵压,”当发现了蓝袍女子周身所散发而出的灵气,顿时感觉到了异常吃惊,他从來都沒有见到,蓝袍女子会变得这般愤怒,将自身的实力提升到这种强大的地步,大呼起來,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能量压身,灵士境的墨闯等人,更是感觉到了呼吸困难,开始变得眼花缭乱起來,

“这女人是灵武境三重,”墨闯精神力朝着那蓝袍女子飘了过去,一番探测之后,对着身后的人,淡淡的说道,

而当墨闯说完之后,除了墨家是之外,叶长空等人统统变了脸色,这等实力的强者,在洛川王国都是极具地位的大人物,根本是他们仰望的存在,更别谈得罪了,

然而,现在的状况,也正是他们沒有料到的,叶家已经和这种超级强者产生矛盾了,

“宝贝,你真是太棒了,现在快将他们全部抓住,”王威看着那叶府众人,脸上露出了十分开心之色,而当想到了叶枫给予他家带來的损失之后,脸上的开心马上化为了浓重的怨毒,他绝不会放过叶枫,包括他的家人在内,都必须要受到严酷的折磨,否则根本无法补偿他的损失,

蓝袍女子并未理睬王威的话,但是,心中决定的事情却也差不多,她也是决定了要将叶枫所有的亲人杀死,这样才能平息她的愤怒,

“该从哪个开始呢,”蓝袍女子目光在,叶长空这群人的身上扫过,脸上露出了一抹狞笑,而后淡淡的开口说道,

当目光扫视了片刻,蓝袍女子终于有了第一个目标,而且十分确定由她下手,是最为明智的,当下便抬起了脚步朝着墨佳诗行去,

“等等,”叶枫瞧着那蓝袍女子的动态,立马惊愕不已,不过在这灵气的压迫之下,他已经感觉到了行走艰难,当下根本无力挽回,

“就从你开始吧,”蓝袍女子已经走到了众人身旁,看着墨佳诗,突然眯起了双眼,嘴角嫌弃一抹狞笑,手掌便朝着她刺了过去,

强者的强烈杀意,让墨佳诗感觉到了无力动弹,当下只得站在原地,呆滞的看着面前的女子,向自己发起了狠毒的攻击,

“噗嗤,”一道穿透身体的声响传出,鲜血顿时飘洒在空中,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墨佳诗并沒有事情,

原來,在蓝袍女子还未出手的那一刻,墨闯早就已经察觉到,自己的妹妹已经被当成了目标,当下连忙挡在她的前方,替她承受住了这一重击,

“哼,多此一举,反正你们早晚全都会死,”蓝袍女子略微有些诧异,沒想到这少年竟然也愿意为面前的少女送死,而这让她更加嫉妒墨佳诗起來,

“哥哥,”见到了墨闯为救自己受到了重伤,当下连忙将他那快要倒下的身体搀扶住,一伤心难过,泪水便是止不住的流淌而下,

蓝袍女子看着墨佳诗那哭泣的模样,不由得脸上露出一丝痛快的笑容,但是,当发现了面前少女,连哭都是梨花带雨,容颜甚美之后,心中又是升起了浓浓的嫉妒,

“让开,”蓝袍女子手掌一挥,便是舞出一道劲风,将墨佳诗推开,而墨闯更是已经被这股风暴吹的摔在了远处,

“你居然如此狠毒,”墨佳诗看着自己的哥哥,不仅被面前的女人弄成了重伤,更是在受伤之际,还被那般残忍的对待,心中顿时就忍耐不住了,小脸也是变得愤怒不已,两双美丽的眸子看着面前的蓝袍女子,闪过一道杀机,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墨佳诗竟然朝着蓝袍女子的脸上打了一巴掌,而这让所有人皆是感觉到了异常惊愕,平日当中,那沉默寡言极为安静的她,居然能够做出这等举动,

“这一巴掌,是我还给你的,不过这远远还不够,因为你伤害我沒有关系,但是你伤害我喜欢的人,那就绝对不行了,”墨佳诗看着面前的蓝袍女子,态度异常的坚决,仿佛在此刻就要与面前的人决斗一番似得,

不过,蓝袍女子的眼神也是越发的毒辣起來,她感受着脸庞上的疼痛,嘴角不断的抽搐着,那愤怒的眼神几乎能将人杀死,

而所有叶家之人,看到了蓝袍女子这等气急败坏模样,都是为墨佳诗担忧不已,当然叶枫更是如此,他早就已经來到了墨佳诗的身边,一把将她护在了身后,

“墨闯只是晕过去了,并沒有事,”叶枫将下巴靠在墨佳诗的脑袋上,轻声的说道,而后手掌张开,朝着身后移了过去,顿时一缕缕淡青色的气流,从他的掌心钻出,朝着墨闯躺下的地方飘了过去,

叶枫在将墨闯治愈的同时,当下也是转过了身子,看着蓝袍女子,很是坚定的说道:“你能否放过他们,只要能够放了他们,任何事情我都会做,”

“任何事情,你都会做,”听到此话,蓝袍女子微微一愣,看着面前的叶枫,自言自语的说道,

宝宝发烧39度小妙招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金振口服液是西药还是中药
儿童大便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